一场中国“吃亏”的战斗 为何让美国沮丧苏联争功|空军|轰炸机

  • 时间:
  • 浏览:59

  原标题:一场中国空军“吃亏”的战斗,为何让美国空军陷入沮丧,让苏联空军拼命争功?

  来源:瞭望智库

  1952年2月10日,中国壬辰年的元宵节,在朝鲜战场上发生了这样一场空战,它的规模、战果放眼整个人类空战史,算不上什么,而志愿军空军在这场同美国空军的短兵相接中还弄了个2:3,是“吃亏”的一方。

  然而此战却让美空军却陷入巨大的沮丧,“联合国军”意志动摇,国内反战情绪高涨;而纸面上“失败”的志愿军空军,却一跃迈入世界空军强者之列。

  这样一场战果有限,且志愿军“告负”的空战,为何能产生这样戏剧性和巨大的影响?

  库叔今天就来讲讲这场前后逆转的战斗。

  文 | 易万成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超强战机投入朝鲜战场

  1952年2月10日上午,美军数批战机先后侵入平壤、沙里院和价川地区,其中F-80战斗轰炸机2批16架,在18架F-86战斗机掩护下,对军隅里附近的铁路线进行轰炸,执行对志愿军的“空中绞杀”,以窒息志愿军对前线的物资补充。

  志愿军空军第4师起飞两个团34架米格-15歼击机迎击。第10团的16架飞机为攻击队,第12团的18架飞机为掩护队,由第10团团长阮济舟率领,分三组采取“品”字队形,急速飞往战区。

  苏联的米格-15和美国的F-86“佩刀”,二者皆脱胎于德国的技术。二战德国战败投降后,美、苏都获得了大量德国的秘密研究成果,诸如喷气推进、火箭发动机和弹道导弹等,特别是喷气式战斗机,德国航空工程师战时已用风洞测试过了当时人类所能设想的所有气动外形。正是在德国的研究基础上,美、苏两国分别设计出更先进的喷气式战斗机并成规模投入到朝鲜战场,开启了喷气式飞机空战的时代。

  米格-15爬升性能好,火力猛,机载武器用航炮换下了机枪。但其载弹量小,只能维持2分钟的射击时间,且射击时后坐力大,不容易打准;瞄准具仍使用光学瞄具,如果飞行员没有高超的技术,难以打中(当然由于火力强大,如果打中了,对方逃生的可能性较小)。

  

  而F-86则是世界上第一款装备雷达测距瞄准具和空对空导弹的战机,也是第一款在俯冲时超过音速和在平飞状况下可超音速执行作战任务的战斗机。其近距离格斗用机枪,虽杀伤力较小,但射击时间长。

  在朝鲜空战初期,中、苏、朝的米格-15对阵美军的F-84时,美空军可是吃了不少苦头。而当美军派遣大量二战时的王牌飞行员驾驶F-86入朝后——据美国人的说法——战局瞬时翻盘:美空军每损失一架F-86,就会有7.5架米格-15陪葬。

  甚至在十几年年后,老迈的F-86仍创造了惊人战绩。在1965年第2次印巴战争当中,巴基斯坦飞行员阿拉姆少校驾驶F-86战机,30秒钟内击落了印军的4架“猎人”飞机,一举打破了由中国飞行员罗沧海在朝鲜战场创造的一分钟内击落三架敌机的世界纪录。为此,巴基斯坦还专门发行纪念邮票,为F-86修建纪念塔。

  

  2

  老手对菜鸟,注定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回到战场。

  2月10日当天,天空布满薄云。志愿军空军地面指挥员不时用无线电提醒空中编队:“加强警戒,注意搜索敌机!”

  飞行员们高度戒备,严密地监视着四周的天际。因为美机十分狡诈,经常出其不意地伏击我空军。

  第12团第三大队,是“品”字队形中的第一梯队,大队长名叫张积慧。

  在鸭绿江上,张积慧发现左下方有1架敌机,同时又看到了从远处海面上飞来黑糊糊的一群苍蝇样的东西,再仔细看,那些“苍蝇”变成了一个个小黑点——是敌机群。他一面报告带队长机,一面命令僚机单志玉爬高,准备迎敌。

  志愿军驾驶的米格-15,水平机动和俯冲速度都比不上美军的F-86;但凭借爬升能力的优势,志愿军空军经常采用爬高占位,从高处攻击美机的战术。

  张积慧和单志玉立即投掉副油箱,猛拉驾驶杆,爬高占位,准备攻击。但当他们爬到1万米高度、抢到高度优势时,一眨眼,那一群敌机又不见了。

  空中战局瞬息万变。敌机群的突然“消逝”,让他们意识到,这批敌机飞行员一定是老手,非常诡谲且变化多端,今天一场恶仗在所难免。

  就在他们思索敌机“消失之谜”的时候,已与编队拉开了一段距离。于是二人加大油门,疾速地向自己的机群靠拢。

  然而,他们完全没有料到,这时,狡猾的美军机群正利用云层,隐蔽地接近志愿军机群。

  原来,掩护轰炸机的18架美军F-86战斗机编队,带队长机在西面很远的地方,就己发现了鸭绿江的西北方向有志愿军飞机的凝结尾迹,于是他带着8架F-86,离开了主编队,向鸭绿江飞过来,通过云层的掩护巡游埋伏在我机必经的空域上。美带队长机将6架F-86埋伏在高空隐蔽待机、警戒、掩护,自己带着僚机降低到米格-15的常见高度,对我机群发起突然打击。

  

  仅仅几秒钟,我军一架米格-15就被击毁坠落(美方认为是两架)。当这架美带队长机正准备爬高抢位,再次攻击的时候,正好张积慧和单志玉一边前行,一边搜索目标飞了过来,直撞在美机的枪口上。

  又一次偷袭的好机会!

  美带队长机立即带着僚机右转,准备利用F-86平飞的的速度优势,绕到张积慧他们的尾后偷袭。另外六架敌机也俯冲下来。

  他们被狡猾的美机包围伏击了!

  3

  美军没见过这样的对手

  千钧一发之时,张积慧发现从右后方云层间隙中猛扑而来的六架美机和从右边绕过来咬尾的两架敌机。他临危不乱,提醒僚机单志玉:“注意保持编队!”然后猛然作了一个右转上升的动作。两机协同一致地右转上升。

  按一般的心理,猛然被偷袭的本能反应是急速摆脱逃避。然而,美机这次遇到的,却是每时每刻只考虑击毁敌机,从不顾自身的安危的对手。

  在此前的一次返航途中,张积慧所在编队突遭多架敌机伏击。张积慧正不顾一切地救援战友,突然感觉自己的飞机抖动了一下。他迅速向后一看,2架敌机正向他开火。

  他立即发挥米格-15的爬升性能,一个拉升接大回环与敌机迎面相对。但一连串的炮弹打过去却没有打中;再按炮钮,哑火了。狡猾的敌机一下就发现张积慧的炮弹打光了。张积慧急剧地操纵飞机近乎垂直地上升和下降,敌机毫不放松地追赶。

  绝地中的张积慧索性又来一次爬升回环、调整方向对准敌机冲了过去。两架飞机迅速接近,当双方都能看到对方人影时,美机胆怯了,慌忙转向避开了撞击;然而由于过于紧张惊恐,竟没有注意到高度而撞在了山上。张积慧也是擦着地皮才将飞机拉了起来。降落后才发现,飞机机翼上有3个窟窿。

  

  这美机面对的正是这样一个“拼命三郎”。

  第一批入朝参战的志愿军空军飞行员,平均飞行时间只有20小时左右,与大量参加过二战、飞行时间普遍在几百小时以上的美军飞行员相比,既谈不上飞行技术,更谈不上空战经验。但不依章法,敢于“拼刺刀”,又善于学习,以战代练的志愿军空军,作战的能力大大出乎美军的意料。

  张、单两人充分利用米格-15的爬升性能,以快速爬上高空。彼此心领神会,配合默契,不等敌机靠近,两机就一同也来了个右转弯,摆脱了敌机的尾追。但敌机并不死心,当他们带着上升角右转约90度时候,美带队长机和其僚机正处在二人的右下方还在继续右转。

  张积慧估计,敌机速度快,会很快地冲过去,为了抓住战机,当即命令僚机单志玉左反扣。单志玉不愧是一位优秀的僚机,他与长机真正做到了密切协同。说时迟,那时快,双机风驰电掣般地同时向左反扣过去,处在了敌机的右后上方,占据了有利位置,反把敌机逼到了被动挨打的境地。

  这一下,攻守易势,本来是两架美机从水平方向,6架美机从高空对两架志愿军飞机的包围;一瞬间转变成了两架美机被追击,其他6架美机拼命赶来救援的态势。

  4

  一场精彩的……“败仗”?

  美带队长机见势不妙,急忙俯冲,企图逃跑。

  “跑?没有那么容易!”

  张、单两人驾机急切地猛冲下去,紧紧咬住敌机不放。美带队长机眼看不能摆脱追击,诡计再生,抬起机头,迅即向着太阳方向奔去。然而我军战斗预案中早就预计到了这种情况并准备好了对付办法。二人针对敌人的这种花招,一面急速跃升,一面使飞机向左边侧飞,避开了刺眼的阳光,仍然咬着敌人,狠追不放,步步紧逼……

  美机的诡计又一次失败了。但他突然又做了个意外的动作,由上升突然改为向下冲去,再次企图逃窜。就在美带队长机的机头再次往下冲去的瞬间,张积慧也猛地向下冲去,并迅速接近。单志玉也紧跟在张积慧后边,全神贯注地掩护支援着长机。

  两架美机在逃,张积慧、单志玉在追,6架美机在拼命追赶,企图给被攻击的友机解围。单志玉拉起机头跃上高空,然后加大油门俯冲下来,把企图围抄张积慧的敌机冲得七零八散。

  张积慧一边接近美带队长机,一边瞄准。一串炮弹射了出去。

  不料,这串炮弹从美机旁边擦过,没有命中。

  “没打中,要稳要准!”张积慧告诫自己。

  他右手紧握操纵杆,左手不停地调节着油门,目不转睛地盯着敌机,从敌机的左后方切入继续瞄准美带队长机。距离600米,张积慧再次按下了炮钮。

  美机一晃就冒起烟来,旋即喷着浓烟大火跌落下去。

  张积慧击落美带队长机后,又迅速地瞄准了敌僚机。敌僚机上升转弯摆动并意图掉头回咬,但美飞行员在慌乱中已经昏了头,竟忘了F-86的上升机动性能远不如米格-15。当其扬起身子还未及掉头,张积慧已做出更敏捷的上升转弯动作,从内圈切半径靠了上去,然后在400米的距离上稳稳地瞄准了敌机的发动机和油箱结合部,一次开炮,就把这架美机打了个凌空爆炸。

  不到一分钟,张积慧在单志玉奋不顾身的掩护配合下,集中全部精力,一举击落了2架F-86。

  然而,就在消灭敌人僚机的过程当中,单志玉为掩护张积慧,在与另外6架F-86的反复恶斗当中血洒长空。

  

  失去了僚机的掩护,张积慧的飞机接着也被击中。万幸的是张积慧跳伞成功,落在了志愿军第50军149师防区附近,被地面部队营救了回来。

  张积慧击落两架美F-86的过程十分精彩,但这次空战,综合看来,我军没能准确判断美军行动,遭到伏击,被击落3架(按美方统计为4架),得失比2:3,这其实要算作一场败仗!

  5

  打掉的似乎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此后一连几天,指挥员和飞行员们都在检讨,部队笼罩在浓浓的愁云之中。

  志愿军空军第4师师长方子翼也在为这次空战的“败绩”闷闷不乐,突然,他接到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从北京拍来的一封加急电报:

  “据美国合众社2月12日报道的消息,美国空军第5航空队的‘空中英雄’戴维斯于2月10日在朝鲜北部上空被击落,请用一切手段迅速查明,戴维斯是被我空4师击落,还是苏联友军击落,还是高炮部队击落。”

  原来,刘亚楼司令得知戴维斯失踪,马上联想到他可能已在朝鲜空战中毙命,立即给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空联司)和空四师发去急电,要求迅速组织两个调查组到现场,尽快查明戴维斯到底是被谁击落的。

  

  这个戴维斯何许人也?为什么刘亚楼司令这么重视他?

  他就是在美国空军中号称“百战不倦”、“特别勇敢善战”的“空中英雄”乔治·安德鲁·戴维斯(George Andrew Davis,Jr。)。

  1920年12月1日,戴维斯出生于得克萨斯州都柏林市,二战中加入美国空军,升空作战266次,有3000多小时的飞行经历,击落日、德各型飞机21架。他的求战欲特别旺盛,为了击落敌机,往往不顾一切危险。其射击技术高超,尤其对最困难的“偏角射击”极具天赋,几乎可以从任何角度射击任何敌机,在二战期间,曾以90度角击落一架日本零式战机,是名副其实的“空中职业杀手”,被视为“美国空军的骄傲”。

  朝鲜战争中后期,米格-15的参战使美国远东空军屡遭打击,美军随即投入了他们的新王牌F-86进行反制,并派出了一大批经历过二战的校官级飞行员和“王牌”飞行员到朝鲜作战。这些王牌飞行员来到朝鲜后发挥了很大作用,而戴维斯正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当时担任美国空军第四联队的中队长,少校军衔。

  据美军战报,戴维斯到朝鲜后的半年时间中,升空作战60次,击落中朝飞机14架,包括11架米格-15歼击机,3架图-2轰炸机,成为朝鲜战场上“成绩最高的喷气机王牌驾驶员”,被称为“米格机猎手”,获得“荣誉勋章”和“紫心勋章”(截至当时,在美国历史上,美空军仅17人获“荣誉勋章”)。

  戴维斯在朝鲜空战中最大的一次战果,是一次击落了志愿军四架飞机。

  1951年11月30日,为配合当晚志愿军陆军第50军148师夺占大和岛的作战行动,计划第3次轰炸大和岛。在志愿军轰炸机起飞20分钟后,美军31架F-86前往偷袭,戴维斯正在其中。美机编队迂回飞行,并示以F-80战斗轰炸机的常用高度和速度,成功隐蔽了其真实机型和伏击意图。

  而此时,志愿军掩护轰炸机群的米格-15机群却和轰炸机编队脱了节,导致轰炸大和岛的9架图-2轰炸机和16架护航的“拉-11”活塞式螺旋桨战斗机毫无防范地暴露在美军先进战机的伏击之下。15时12分,志愿军轰炸机和护航战斗机混合编队刚通过龙岩浦,便遭遇美军伏击。

  

  偷袭的美机从四面八方呼啸而下,而戴维斯的飞机无疑是最凶狠的那一架。他呼啸着切入志愿军的机群,动作之迅猛甚至连自己的僚机都跟不上。其他美机为了保证返航油料,都只进行了两次攻击就掉头返航,他却不顾一切攻击了四次,将三架图-2轰炸机打得空中爆炸。接着返航时,一美机被我一架护航的拉-11咬上大声呼救,他回头又把这架护航机击落。等到他回到基地上空,引擎因为没有了燃料而熄火,遂以无动力滑翔的方式降落。

  这一战,志愿军轰炸机编队的9架轰炸机被击落4架,击伤4架,仅一架完好;16架为轰炸机护航的拉-11被击落3架,共15人牺牲。戴维斯依靠着这次沾满志愿军鲜血的战果,成为美空军在朝鲜战争中第一个“双料王牌”,做了美国的“超级英雄”。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上将专程从五角大楼向他致电祝贺。

  

  如果这样一个人物被击毙,那战功可不得了!

  6

  新手打死了“老师傅”

  读完电报,方子翼脸上愁云一扫而光。立即派调查组查证落实。

  在朝鲜博川郡青龙面三光里北面的山坡上,调查组发现了一架坠毁的F-86残骸,在座舱上一具破碎的尸体身上,有一个金属牌,上面写着:Davis·George·A——此牌正属于大名鼎鼎的戴维斯。

  

  毫无疑问,戴维斯已经命丧黄泉。

  这一下热闹了,多日以来笼罩在空四师头上的郁闷氛围瞬间消解。但这时,苏联空军也跳出来说戴维斯是他们打下来的。要知道,在此之前,其他各方都尽量与这场“败仗”撇开关系。

  刘亚楼司令对战果审核要求十分严格,尤其是对击落敌机的战果,提出要有战友证明、照相证明、地面陆军部队的证明(师、团两级机关核实),严格得近乎繁琐,以求把不准确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调查组经过了认真的调查核实,首先排除了高炮部队击落的可能性。因为敌、我空中混战之中,为避免误伤,严格禁止高炮对空射击。

  然后,排除了苏联空军击落的可能。苏联空军坚称说戴维斯是他们打下来的,可是一查,在那个时间里,苏联空军根本没有飞机起飞,当时只有空四师十二团在这一地区上空作战。

  击落戴维斯的战果记在了张积慧的头上。虽然张积慧因为座机坠毁没有照相胶卷作证,僚机牺牲也没有战友作证,但参与此战驾机安全归队的飞行员,只有两个人开过火,却并无击落战绩。只有张积慧自报击落了2架F-86。其实,张积慧自报的战绩开始并没有被认可,只是记录待查,后来调查组综合了空中、地面各方面的报告,排除了友军飞机、地面高炮和战友击落后,综合他在击落第二架敌机时座机也被击中,其座机残骸和伞降点就在戴维斯飞机残骸附近500米处的事实,最后官方认定了戴维斯由张积慧击落。

  一封电报发到了北京中南海:关于张积慧同志击毙美空军“英雄”戴维斯报毛主席电[引用]

  “主席并军委:

  经查明2月12日合众社华盛顿所发表的在朝鲜上空被击落的美国空中英雄戴维斯少校确系被我空军第4师第12团3大队大队长张积慧同志所击落。

  (下略)……”

  空军政治部宣传科的科长刘大维第一个采访了张积慧,但刘亚楼认为空军还年轻,不能太骄傲了,采访报道被压下。但总政的肖华看过后觉得不错,请示周总理,总理拍板马上见报。

  张积慧一下子闻名全球。

  7

  一石激起千层浪

  戴维斯被击落毙命,影响有多大?

  就在空战发生的第2天,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中将在一项特别声明中承认:戴维斯之死,“是对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是一个悲惨的损失”,“尤其给我们的飞行员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纽约时报》称:“这是自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军事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美国远东空军沉浸在一片沮丧悲哀的气氛中,差不多一个星期都没有出战。

  然而,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

  戴维斯之死不仅仅极大地打击了美国远东空军的士气,还引起了美国国内极大的震动,更令美国政府和军方头疼的,是反战情绪开始蔓延。

  戴维斯的妻子向美国空军当局提出了强烈抗议,指责美国军方“本来就不应该把戴维斯派到那个战场上去”,还将其丈夫延期留在朝鲜,未能实现定期轮换的诺言。她出示了丈夫写给她的信,戴维斯在信中说:

  “事情并不像他们(美国政府和军方)想的那么容易。我们损失了这么多飞机、这么多的人……”

  一些美军战俘的妻子在国会门前集合请愿,要求美国政府把她们的丈夫还给她们。

  反战情绪由参战军人的眷属向美国社会扩散开来。美国国会则发生了激烈争吵,参议院共和党领袖勃里奇猛烈抨击民主党的杜鲁门政府,说他们进行的朝鲜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最没有希望的冲突”。

  

  事件不断发酵,美国在战争中的“伙伴”在震动中也不甘寂寞,全英妇女大会直接向丘吉尔请愿,要求立即停止战争,从朝鲜调回英国的军队……

  而中国,则在一夜之间迈入了世界空军的强国之列,极大地坚定了战胜美国的信心。

  当然,这个殊荣决不是打下一个戴维斯就可以取得的,而是全体志愿军空军战士不怕牺牲、英勇奋战的结果。即便在志愿军空军轰炸大和岛的那次失利战斗当中,英勇的志愿军飞行员硬是用活塞轰炸机击落了喷气式战斗机。副大队长王天保、大队长徐怀堂用活塞式拉-11歼击机各击落1架F-86;轰炸机通讯长刘绍基则用机枪击落了1架F-86,创造了世界空战史上活塞螺旋浆式轰炸机击落喷气式战斗机的先例。

  

  志愿军飞行员个个打起仗来“不要命”,也正是在大和岛那次“失败”的空战中,飞行员集体拼命,完全不怕牺牲,让美军大感震惊。他们的回忆录中提到:“中国空军越打越少,却依然按照轰炸航线行进,编队越来越紧。”他们虽然损失惨重,但却坚决也完成了轰炸任务。当时地面的中国作战部队目睹了空战,大受鼓舞之下一举收复了大和岛,完成了战役目标。

  8

  张积慧的“第五颗星”

  回头说说张积慧。

  在任何情形下,他都说自己在朝鲜战场上击落了4架敌机。实际上,他应该是击落了5架敌机,有一架的账没有记在他的头上。

  为什么?

  张积慧打下戴维斯以后,被记了特等功。在1953年5月26日的一次空战中,张积慧的团长陈亮被美军击落,在陈亮跳伞的过程中,四架美军F-86围着他轮番射击,陈亮英勇就义。

  美国空军的这种行为,完全违反了军事道德,是极为卑鄙无耻的谋杀行径。因为飞行员跳伞后,就不应该再成为攻击的目标。飞行员的降落伞、围巾都被设计成白色,原因也在于此。这本是西方自己的“军事文明传统”,但他们竟然在与中国空军的作战中毫不犹豫地予以践踏。

  已经担任副团长的张积慧被彻底激怒了。在几天之后的又一次大规模空战中,张积慧咬住了一架敌机。他杀红了眼,不顾自己是负有指挥责任的空中指挥员,一直追着这架敌机飞离了作战空域,直到将其击落。

  在战后总结时,时任空联司司令聂凤智宣布:

  “张积慧同志是带队的副团长。为了要击落—架敌机,贪战恋战,放弃指挥,违反了规定。所以他击落的这架F-86,不能记在他的功劳薄上,只能记在空联司的账上!”

  张积慧在检讨中说:

  “我只是为了报仇,不是为了个人荣誉,我的两个团长、两个僚机都牺牲了,我作为幸存者,作为一个‘等待牺牲的人’,还要继续上天作战,还管它什么红星不红星!”(飞行员每击落一架敌机,就要他的座机身上喷上一颗红5星)

  但同样是这个充满血性的张积慧,在垂暮之年,曾郑重给上级写报告:

  “我百年之后,组织上分配我的房子,全部捐还给国家,不留给子女。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我征求子女的意见,他们都给予了肯定和坚决的支持,我甚喜甚慰。”

  

  无数这样的空军战士,不顾生命,不屑荣誉,不计得失,不争利益,只是一心为国,一心杀敌。

  他们的奋斗牺牲与付出,使中国空军在抗美援朝时实现历史性跨越,也正是这样的历史传统,锻造了人民空军之“魂”,让人民空军在新时代不断砥砺向前。

猜你喜欢